这个农历新年,由于新型冠状病毒,口罩成为了大家不可或缺的物品。大家尽量不出门,一出门就一定要带口罩,这几乎成了大多数人的共识。

也许一直带着口罩,会有一些不舒服的感觉,但其实现在的口罩在舒适度上已经非常好了。我们可以去看看几百年前的欧洲,看看当时瘟疫的时候的口罩或者确切说是面罩是如何的。

中世纪瘟疫医生的口(面)罩

这个鹰嘴一样的造型是不是感觉有点惊悚?这就是中世纪欧洲周围去医治病人的瘟疫医生的面罩了。除了嘴巴和鼻子被遮盖住,眼睛的地方也用玻璃遮盖住了。那个鹰嘴一样的东西什么用的呢?原来那里面放着各种香料,一个是遮盖住外部各种臭味,另外一个当时的医学相信这些香料会有一定的杀灭致病体的作用。


说到外部的各种臭味,虽然不明讲,其实也可以想到中世纪那场黑死病大瘟疫的可怕。当时的科学还没有现在这样昌明,还不能够象现在这样很快的识别到致病体的基因,并迅速开展检测试剂和药物疫苗的研制。但当时的鸟嘴医生,确实已经知道病人身上的致病体是具有传染性的,为了避免接触,除了带了鸟嘴的面罩之外,他们身上穿着的衣服也是特制的,覆盖全身,并且外表涂有一层蜡。为了避免直接接触病人身体,鸟嘴医生会手持一根特制的棒子,用它来翻动病人的身体。
鸟嘴医生治疗病人的方法,从现在的角度看来,非常的贫乏和不科学,可能并没有发挥到应该有的作用。例如他们往往采用放血的方法,或者把一些动物放在病患身上来试图平衡病患体液。但确实有一些后来很有名的鸟嘴医生,提出了有价值的减少瘟疫扩散的方法。虽然瘟疫医生一般都是高新受雇,担任瘟疫医生的不同人有不同的动机,但相信勇敢这种优秀的品质,在他们很多人的身上是可以看见的。

如果比较中世纪鹰嘴面罩和我们现在戴的口罩,比较当时和我们现在的医学诊断和治疗技术,我们应该会庆幸是生活在当代。多少世纪过去了,人类依然无法摆脱疫病的威胁,但是人类战胜疫病的能力确实越来越强了。

最初的口罩

700多年前,马可波罗在他的马可波罗游记中写过:“在元朝宫殿里,献食的人,皆用绢布蒙口鼻,俾其气息,不触饮食之物。”这可能是最早的关于中国的类口罩物的描述了。这种用法,主要是为了避免佩戴者自身的不净物影响外界和他人,和瘟疫时防止外界污秽物影响自身的用法,正好是相反的。
而世界上最早的口罩用法,可能要追溯到古波斯拜火教的祭祀仪式上。因为认为凡人的气息是不净的,所以在宗教仪式上,拜火教的祭司要带上口罩物,遮蔽口鼻气息。这种用法,也是避免自身不净物,污染到外界空间。

现代的口罩

直到1895年,也就是还不到200年之前,在一个德国病理学家的建议下,外科手术的医生护士在手术进行时,才带上了口罩。最初的口罩是缝在衣领上,后来有人做了改善,用绳子挂在耳朵上,这就出现了我们现在所戴的口罩的雏形。
德国病理学家是因为观察到病人的伤口因为医生护士呼吸中的细菌导致术后感染,所以做出口罩的建议的。这个建议被采纳后,果然大幅度降低了术后感染,于是在医学领域普遍起来了。
这距离荷兰科学家列文虎克首次发现细菌存在,也已经200年过去了。

现代口罩离开医护领域,在民间普通民众大规模使用,可能是在1918年。那一年,西班牙流感席卷全球,据称总共夺去了5000多万人的生命。
在大瘟疫中,人们佩戴口罩的动机,可能更多的是出于保护自我,避免被周围可能的致病物所接触。这是一种利己的动机。而避免自己的不干净物污染外界和他人,是一种利他的动机。在大瘟疫期间,这两种动机都是好的,都能促使大家带上口罩,减少病菌病毒的传播,从而最后遏制瘟疫流行。保护自己,保护他人,当人类能从理性角度理解这两者的统一时,就焕发出一种人性的光芒。这种关系,其实在我们一般常见的外科手术口罩的设计中,已经有所体现。

外科医生口罩一般有三层,中间一层是滤除细菌病毒的,而里外两层是有褶皱的。外层的褶皱,口子是往下的,这样外部的致病物触碰到口罩后,大多数就往下掉了,不会留在口罩,降低了外部对口罩佩戴者的负面影响。而内层的褶皱,口子是往上的,佩戴者的分泌物,会留在口子里,减少掉出去影响外界的风险。因为这个原因,这种口罩的里外层是不能搞混的,否则就起到反效果了。

口罩的参数和选购参考

广告:日常防疫用品精选

最后针对此次新型冠状病毒的防护,简单介绍一下,口罩的基本参数的意思和如何选购口罩。
口罩的基本作用是滤除空气中有害的物质,而通过较为洁净的空气,所以口罩的几个重要参数,说的都是过滤的效率百分比,也就是有百分之多少能被过滤掉。

为什么会有几个参数来描述呢?因为过滤的物质颗粒有不同的分类。

如果针对本次最受关注的新型冠状病毒防护,要过滤的微粒是最小级别的,大约0.1微米级别,也就是大概是一根头发粗细的几百分之一。因为病毒很小,所以它们搭载的“交通工具”也就是微粒,也可以很小。这种微粒一般还分为两类,非油性的和油性的,英文分别用N和P对应。病毒的载体微粒一般为非油性。
一般描述这个等级的过滤效率的参数简写为PFE,英文是Particle Filtration Efficiency,中文称为颗粒过滤效率。例如,我们经常听到说的N95(美标)/KN95(国标)口罩,意思就是PFE参数,针对非油性0.1微米级别微粒,能过滤95%的量。而一般的外科口罩,也是具有过滤此种微粒的功效的,但效率比95%会低。

以上的这个参数PFE,显然是这次针对新型冠状病毒防护购买口罩时,主要应该看的一个参数。如果没有这个参数的口罩,可能是不具备过滤此种微粒的作用的,对本次病毒的防护作用是可能有缺失的。
在某些国家生产的口罩中,还可能标注一个叫做VFE的参数,Viral Filtration Efficiency,特指的病毒过滤效率,其实意思和PFE差不多。

另外,还有一个参数叫做BFE,Bacterial Filtration Efficiency,细菌过滤效率。因为细菌个头比病毒大,所以它们搭乘的颗粒也是比较大的,这个参数对应的颗粒个头一般几个微米。
另外还有一些气体通过率、压强差、密闭性、合成血液穿透能力等,和本次病毒的防护不是核心相关,此处不加以详说了。如有需要,可以查询国家相关标准。